吳大澂:政府權力失衡 世界局勢大亂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Ben Sutherland

權力的分配是不同文化不同種族,歷代人的共同難題。簡單講,人類社會,無論東方西方或者阿拉伯世界,有史以來首要解決的,就是如何界定及分配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之間的權力,或者說,政府與人民之間的權力。當權力得到公平的界定,例如是一分耕耘就有一分收穫的,達至人人「欲必不窮乎物,物必不屈於欲」絕非難事。

我從來不認為世界的問題根源是資本主義或社會主義,又或其他主義。主義要有人認同,有人執行並能用於人身上,先有實質的意義。而能運用任何主義並把其強加於其他人身上,從來就只有手握權力的統治者,亦即政府。

小政府大市場,其實是有實質意義的一句口號,甚至是管治的至理明言。政府規模愈大,權力亦愈大。權力愈大,所分得的經濟利益亦愈多。而恐怖的地方在於,歷史上有權而肯放權的,歷史上少之又少。堯舜禪讓,在現代社會幾乎不可 能。政府過大,民間生產力只會俾政府以稅務或其他渠道吸乾吸盡,引申以來的就是經濟不景、民間活力減弱,文化質素下降,道德沈淪,造成一個惡性循環。國家生產力下降,個餅愈造愈細不夠分,而政府規模依舊,就必定引起政府與民眾的爭權奪利。政府不放權,最終民眾只能革命。

那在現代社會,如何衡量政府規模是否過大?好簡單,睇睇政府欠債的數額就能知一二。以日本政府為例,2013年,收入47萬億元日圓,支出92萬億日元,發國債43萬億應付開支,差不多等同收入。日本政府債務愈滾愈大,2013年止,未償還的國債,總數達856萬億,是日本政府同年收入的18倍。現時日本政府的總負債,已達GDP的220%以上,比津巴布韋還要高,世界排行第一。坊間所謂的日本迷失二十年,說穿了,首惡就是政府。

一葉知秋,全球不單日本,其實連其他「先進」國家,都有政府規模過大負債過高的情況。早幾年的歐洲債務危機的爆發,正正是國家資不抵債所誘發。看一看中情局的國家欠債佔GDP的比例列表可見,日本第一、津巴布韋第二,第三至第七位,全部是歐洲國家!希臘第三,意大利第四,冰島第五,葡萄牙第六,愛爾蘭第七。另一個角度睇,2002年歐盟十八國的國家欠債佔GDP比例是68%,到2013年已達93%!。同期美國的國家欠債由2002佔GDP的55%,上升到現時超過100%。那就是說,歐洲美國的政府規模,亦跟日本一樣,愈來愈大。

美國不斷搵方法向海外國民抽稅、日本政府提高銷售稅率、法國抽富人稅等,都是在此大政府的背景下產生。牽一髮動全身,國內政府與民眾的爭權問題,最終還會向外散佈。例如話,如果俄羅斯經濟大好,還會想打烏克蘭的注意嗎?在日本人可買起美國帝國大廈的年代,還會想到修改憲法出兵亞洲嗎?當然不會了。世界局勢大亂,實是權力失衡之故。擦槍走火引發世界大戰,絕非危言聳聽。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