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現場】崑南:香港帶給大陸「黃金時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許鞍華拍蕭紅紀錄片,名為《黃金時代》,不能不叫我聯想起另一位大陸作家王小波的同名小說。1997年王小波去世,引起所謂王小波熱潮。他的《黃金時代》,自然被稱譽爲畢生力作,因爲作者歷時廿年,不停修改纔寫成的(之後還有白銀、青銅之類幾部曲)。還記得,當年我拿來一看,看不上兩頁便放下了。一開始,爲一個「破鞋偷漢」的女同志申辯,詞句來來回回,令人懨懨欲睡。廿年時間修煉所得只是如此成果?對不起,這是個笑話。

雖然《黃金時代》這四個字帶給我不愉快的記憶,我也想知道爲何把片名定爲《黃金時代》。從書展朗天與許導演的座談會,得悉原來可能是源於蕭紅在30年代寫給蕭軍的一封信中,有這樣的一段:「窗上灑著白月的當兒,我願意關了燈,坐下來沉默一些時候……是的,自己就在日本。自由和舒適,平靜和安閒,經濟一點也不緊迫,這真是黃金時代,是在籠子過的。」

籠子裡的「黃金時代」

對於那世紀的大陸文人,過著流亡的生活,真的,在外邊,就算在籠子過,也是他們心中的黃金時代。內戰抗戰思想鬥爭,失去自由與安定,走出鬼域,躲在籠子裏過活,也是開心的。蕭紅說得十分準:「自由和舒適,平靜和安閒」。對於她,如果沒有機會在外邊,就沒有一生一半的著作。其實,像其他不少文人一樣,南來香港,在他們寫作的生涯中,佔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蕭紅早死,一如魯迅死得合時一樣,沒有人會覺得惋惜,因爲稍有志氣和骨氣的作家,如果留在大陸或返回大陸,下場都是不幸的。文革的活劫之後,以爲真的會解放了。殊不知,思想的打壓,仍是史無前例。

香港就是大陸的氧氣筒

有關南來作家的研究書刊頗多,不同的時期,不同的人物方面的論述,不是這篇短文可以申引,總之,香港一直扮演著以下的角色:避難所或療養院,或就是給予他們有「黃金時代」感覺的「籠子」。不如倒轉過來說,隨便舉一些大家熟悉的例子,如果沒有香港,我們看不到劉以鬯的「酒徒」、倪匡的「衛斯理」、徐訏、金庸的作品、我們更無法見證馬博良「文藝新潮」的誕生,當然沒有「呼蘭河傳」等等。此外,大家還可以試想一下,錢穆當年被毛澤東點名後沒有南下香港的話,會有那樣的收場呢?

是的,如果沒有香港,我是說,如果當年不是割讓香港給英國,中國歷史如何寫下去,真不敢想像。說到卡通或現實一點,如果沒有香港,什麼地方可供給物資,當年的食糧/舊衣物,今天的益力多/奶粉,最重要的,如果沒有香港,如何如此方便洗黑錢之類的非法金融活動。

老老實實,簡簡單單一句:香港就是大陸的氧氣筒,再準確一點,是奇異的氧氣工具,因爲不單拯救肉體,還有靈魂。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