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安尼:《看見台灣》——發展不是硬道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新北市猴硐車站,前身為礦場,現已廢棄,成為旅遊區。(攝:盧斯達)

立法會財委會休會待續,來不及在放暑假之前審批「三堆一爐」撥款。除了擴大堆填區範圍及興建焚化爐,至今懸而未決的重要議題,尚有新界東北發展區與機場興建第三條發展跑道。提倡或支持政策的人,主要理據是香港必須繼續發展,建立相應配套容納更多的經濟活動與人口。套用一句老話,就是「發展才是硬道理」。

梁式發展:連「可持續發展」的花紙也拆掉

這句鄧小平的名言,謹遵黨中央路線的特首梁振英,自然身體力行。在上任之前,他已經透過報章撰文倡議利用郊野公園土地興建房屋,解決港人住屋問題;新界東北發展區,也是他與發展局局長陳茂波的重頭戲,故此六月尾財委會狗急跳牆式通過前期撥款,其來有自。這種為求達至目的而不擇手段的方式,索性連「可持續發展」的包裝紙都棄掉。事態發展急轉直下,令本港從「一國兩制示範單位」淪為反面教材,台灣人看在眼裡,恐怕敬而遠之。

台灣紀錄片反思經濟發展流弊

相比起香港人以「討厭政治」、「經濟動物」自居,台灣人更注重人文精神。侯柏賢監製、齊柏林導演的紀錄片《看見台灣》,全程以直升機從高空拍攝,紀錄台灣的好山好水如何受到經濟活動破壞,引起民間關注大自然與發展之間的平衡。這齣電影票房在全國累積超過二億新台幣(折合約五千二百萬港元),而僅在台北市所佔票房已接近一億新台幣,排行第12。

電影開首,先以一系列壯麗的景色令觀眾嘆為觀止,然後陸續向觀眾展現發展背後帶來的破壞:開發高山土地種植茶葉、蔬菜,需要砍伐大量林木,土壤失去樹根抓牢,一遇暴雨自然容易鬆脫,引發山泥傾瀉,連帶蓄水湖的面積亦因為泥砂侵蝕而縮小;旅遊觀光為台灣帶來可觀收益,但同時改變自然生態。清境的小瑞士花園一帶民宿林立,阿里山的公路塌了又蓋,靠的是貨櫃箱作地基,旅客在祝山車站看日出看雲海,卻看不見山後一片泥濘的模樣。

除了山林,水源與海岸線同樣不能倖免。高科技電子行業工廠在生產過程中排出有毒污水,令河流染黃甚至一片血紅,溫泉旅館與養殖魚場過度抽取地下水引致地陷,地勢甚至下降到海平線以下,然後又要築起防波堤保護沿岸建築物。凡此種種在台灣浮現的流弊,對香港來說又何曾陌生?

第三條跑道奏出的發展主義主旋律

香港機場管理局上月就有團體質疑新跑道開發影響海洋生態,回應表示「中華白海豚聰明,懂得避開跑道工程」,以期說服大眾,並指「解決香港空域管制的樽頸成效不及興建第三條跑道」。誠然,興建跑道就如提升硬件,需要人力物力,既為建造業帶來一系列生意及就業機會,也令機管局時任高層在歷史留名,價值當然遠高於利用軟件或調整配置去解決問題。至於自然生態或其他生物的安危,在促進航空業發展、保持競爭力的主旋律下,並非當局的著眼點,當然要「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同理,面臨香港人口不斷膨漲,自由行令香港旅遊業設施配套不勝負荷,政府的選擇是發展鄉郊地區,向非原居民的新界東北土地動手,向郊野公園用地打主意,甚或在中港邊界口岸興建大型商場供大陸旅客購物消費。「有錢唔賺」固然不符合香港人靈活變通、能屈能伸的特質,但不放過賺取一分一毫的機會,坐視藥房與珠寶鐘錶店佔領邊界,為了滿足人口增長,不惜扼殺本已所餘無幾的本土農業,又是否行之正道?

香港人一直認命,認定「要不是大陸,香港早就沒水喝、沒菜吃」,卻不問背後原因在於香港的經濟結構一早嚴重失衡。發展新市鎮的的代價,是農地買少見少,工業北上設廠,將製造業連根拔起。實業既不復存在,剩下的就只有第三產業(金融、物流、旅遊等服務行業),加劇對中國經濟的依賴。失衡的後果,除了削弱本港的競爭力,更進一步連民生範疇也要仰人口鼻,基本食材如蔬菜與生肉都得從大陸進口,擱置海水化淡計劃而寧願花天價購買大陸受污染的食水,甚至連供電也著手研究讓中國分一杯羹。

這一代要為下一代保留生存空間

台灣人比香港人幸運,他們在宜蘭保留大片稻田,有關注環境保護的國民致力發展有機耕種,不用農藥,相信「昆蟲吃剩的才是人類應有的食物」,與大自然萬物共生;台灣人比香港人幸運,工業與服務業佔GDP的比例僅為30:70,沒有香港的一九之比般誇張,沒有如香港般將經濟命脈放在大陸手中,還有捍衛自主的條件。

《看見台灣》提醒觀眾,我們在世間不過區區過客,但必須為後代留下適宜居住的環境。捫心自問,香港人何嘗不是過客?不同的是,「人一世、物一世」的生活態度在你我之間相當普遍。港人的生活水平媲美其他發達國家,吃盡珍饈百味,食物可以從外國新鮮直送;遊遍大江南北,旅行熱點擴展至非洲以至拉丁美洲;居所商場裝修要講究品味,衍生的建築廢料更佔了送往堆填區的廢物之四分一(2011年數字)。

《竊聽風雲3》重溫一闕老歌《風雲》,彷彿為港人敲響警鐘。「是誰令青山也變?變了俗氣的咀臉;又是誰令碧海也變?變作濁流滔天」-如果香港人能夠改變生活習慣,放下眼前唾手可得、但只屬短線的經濟收益,重新調整經濟結構,檢討人口及移民政策避免配套不勝負荷,就會明白發展從來並非堅定不移的硬道理。自然與城市之間的平衡,發展與保留之間的分際,看到台灣的前車之鑑,我們應靜下來好好思考。不過,要是香港人早有這樣的能耐,這個城市又怎會落得如斯田地?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