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易天:社區農業所謂何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四年前我們建立馬寶寶社區農場,得到朋友的支持,將農產品運到市區的健康食品店出售,朋友是貼錢工作的。但我們很在意社區經濟,很在意社區關係,所以一直以發掘社區機會為主要經營方向。兩年之前,我們組織社區農墟,開拓一個全新的社區經驗。

社區經濟成在地個案

後來,因為朋友的物流支援不能再繼續,我們需要理解失去了市區市場後,農夫的生計會否受到影響。我們將四年來累積的數據加以分析,發現了有趣的現象 。首先,我們的農產品由依賴市區零售市場慢慢走向以粉嶺地區為重心,而很明顯,我們自己開拓的社區小農墟居功至偉。第二,因為沒有中間的零售商、沒有沉重的運輸開支,我們在社區出售的有機農產品價格沒有一般農墟的高昂,但是相對於以批發價賣到零售店,農夫在社區農墟直接出售農產品,實質收入反而增加了,我們看到了生產者與社區支持者雙羸的局面。在香港這個標榜國際資金流通的地方,社區經濟四個字,終於由一個書本論述的概念、西方社區的美麗描寫,變成一個真實的在地個案。

陸客到馬寶寶買有機菜

社區是開放的,沒有社區入境調查。所以當我們說社區經濟、社區網絡等等情況,我們主要是描述社區內居民的各種生活關係的可能性。我們不必檢查到訪社區農墟朋友的身分證,也不會拒絕來自社區以外參觀農墟的朋友購買農產品。倒是在自己的心裏,我們本著社區為本的原則,社區農產品主要做粉嶺及北區生意,除非社區內的居民對我們的產品沒有興趣,除非有更大量的農產品在社區內不能消化,我們樂意開拓再遠一點里程的銷售點。

推廣社區農業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今天的世界物資大搬運。大陸的小麥可能被賣到歐洲,而在歐洲某地方變成麵粉,再由食物工廠變成餅乾,這些餅乾可能又賣到大陸去。如果在黑龍江生產的小麥,直接在黑龍江變成餅乾就最好了。社區生產,在地使用,有助我們減低能源消耗,減少跨國企業剝削本地資源的機會。

曾經有來自大陸的客人挽著手拉車到馬寶寶社區農場買有機菜,但我們沒有與他們建立產銷關係。以距離計算,農產品出售到深圳,碳里程肯定比我們運到港島區更低。深圳與粉嶺在地理上祇有一河之隔,可是我們就是沒法建立起有社區內容的人際關係。今天大家對中港關係很多討論,然而將社區關係放在一個更大的地緣政治概念上反覆調查的話,也許當中可以發掘出更多的意義,例如我們對於人性的理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