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耶撚」與「佛撚」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epSos .de

七一那天,香港佛教聯合會在文匯報A22版賣了半版聲明,說的又是「佔中」。說話不離本行,聲明開首,就是引用「佛經」,說的不外乎就是「和諧」,佛教聯合會說自己是宗教辦學團體,但在批評佔中之前,也戴頭盔,自謂「鼓勵孩子注重和平、公義、包容、自由、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一大串無得輸的自述之後,進入正題,說的還是佔中既然屬於「違法」,則該會「絕對不會鼓勵、誤導和誘使屬校學生參與類似違法活動。」

「耶撚」與「佛撚」

基督教右派多年來的極端言行,為他們贏得了「耶撚」之名;其實另一邊廂的佛教,也有頗多配得上「佛撚」二字。中共接收香港,不只是政治版圖翻天覆地,宗教版圖也要重新洗牌。原來受到政府扶持的天主教,從在朝變成在野;至於本來不受重視的東方宗教,像佛教、道教等等,則被北京恩寵收編,得以親近權力。「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在漢傳佛教,一向不是新鮮事。中國僧人的吃素傳統,其實也是梁武帝的政治影響;其他國家的宗門,多無此規定。

國主換了無神論的共產黨,香港的佛教高層也一樣如魚得水。大乘佛教與中共交往以求普渡眾生,就像基督教福音派為了傳教而無所不用其極,後者更可以用如電如霧的教理自圓其說一番。

受到中共「祝聖」的如來佛

曾經乘課堂之便,參訪過一些佛教宗派。有隱身在工業大廈的密宗道場,也有公開場所如志蓮淨苑志蓮淨苑看似很平常,但內裡有很多文章。一個由「重本打造」的宗教樣板,據說裡面的石頭、松樹,都不是出自香港本土,而是移自中國大陸的佛教名山,是中央政府送來興建志蓬靜院的「大禮」。整個志蓮淨苑,其實就是中央收編佛教的意志呈現。志蓮淨苑賣的紀念品、素菜館、佛像、念珠,就算是一雙修行人的鞋,都是高級中產以及外國遊客才買得起的玩意。志蓮淨苑也經營附屬的慈善機構,學校、老人院、醫院,最有趣的是,它還有一個演戲的地方,演的卻是北方的「高雅」崑曲。

中共執政之後,漢傳佛教也跟著中國舊文化落了地獄。而香港那些得到權力扶翼的佛教組織,在「推廣佛教」的時候,卻又打著「復興傳統中國文化」的旗號。中共放棄革命,現在講「和諧」,要維穩,香港的佛教組織也跟那些「和諧安定」、「維護穩定」的說法交叉感染。

在專制政權下解除武裝

佛教一向有愛好和平、崇尚包容的形象。在中共要保住政權的新形勢下,格外好用。某些基督教派屢被批評「維穩」,然《聖經》尚且可以挖出某些激進一面,舊約上帝為著「公義」殺人,新約耶穌「潔淨」聖殿同樣使用武力;中國佛教卻是在中國的專制政權下經歷千多年的馴化,今天變成純粹叫人忍讓、包容、要對阿媽好、要做好人好事的「道德教化」。

有些基督教派為了「傳福音」,也不惜將自己的教派變成純粹推廣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道德塔利班組織;格局之小,是教徒看見耶穌的臉「顯聖」於某個狗屁股上,就歇斯底里的廣傳為神跡。

一切是消費主義、世俗化,你不改變世界,世界就改變你。宗教和政權也如是。中共在資本主義面前投降,宗教則在中共給予的「繁榮穩定」面前投降。兩者都在世俗化的過程被馴化了。藏傳和南傳佛教的僧人會參與社會鬥爭;斯里蘭卡的佛教徒在英國撤退之後,重新掌權,甚至迫害之前被英國扶植的穆斯林,非常兇狠。

變成無害的NGO

至於中原佛教,進入近代以後,可謂失去靈魂,甚至失去宗教的危險和狂熱。它和中國地區的其他宗教一樣,在中共的俗世中變成了一個NGO。現代的中國佛教,雖曰大乘,但我是我,眾生是眾生;在金碧輝煌的中國廟宇,菩薩只是個死的神像,是一個病弱的苦情家嫂;沒有金剛、沒有明王。邪惡橫行,都有它的因果;掌權者掌權,實有它的定數,政治這東西,學佛的人不要管。

上馬殺賊,下馬學佛,是戰時的口號,現在是一齊買LV的時代。就算是一句「落地獄」,在講究「普世價值」和「人文主義」的現代世界,都顯得太過野蠻,不夠和平理性非暴力。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