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慰宗:翹著二郎腿的貓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文:麥慰宗

朋友L和T來我家,請我跟她們義務餵食和照顧的街市貓貓大頭仔溝通,想知道貓貓是不是快要死了。說到這裡,T嗚咽起來。L懂動物傳心,一直沒信心,覺得自己靜不下心來。L亮出手機裡的相片,見大頭仔肚子脹大得墮地。與其兩位朋友一旁看著我做事,我請她們一起靜心,傳達愛和關懷給貓貓。

BIGHEAD02 (1)

故事發展下去是老闆找獸醫割掉大頭仔的肉瘤

開始跟大頭仔溝通,他傳給我的影像是靠牆而立,下身綁了圍裙的自己。肥貓一臉老實懵懂,居然翹著二郎腿。大頭仔告訴我,如果可以直立,肚子不會擦到地下,原來他在抒發想象,有趣。接著他給我內窺肚裡的囊腫,粉紅色的肉芽穿肚而出。大頭仔胸有成竹地說不是cancer,他不是日子無多。問有什麼方法幫他,大頭仔給我看一棵青色葉的菜。什麼菜?大頭仔不知名。生菜嗎?大頭仔用慢鏡頭給我再看一遍。

把大頭仔的話轉告兩位朋友,哭腫了眼的T笑了起來。說到吃菜,兩人奇怪。我說貓貓曉得吃青草清腸胃,催吐吞下的毛球或小動物的屍體,動物懂得自療。做雜誌的朋友訪問過一位狗主,患癌狗狗偶然吃下菜心康復了,而且一直在吃,連家裡其他狗狗也跟隨,大家搞不懂所以然。L說有困難,因為大頭仔不是街貓,而是肉店老板養的,說服老板餵菜難過登天。我要做的已做了,實行方法交給朋友動腦筋。原來大頭仔是肉店貓,難怪開頭傳給我豬肉佬的造型。

動物有很多想法,有話想説,只是人們一直以為他們頭腦簡單,不相信動物有靈魂。傳心者做的是幫動物發聲,幫人與動物溝通。其實人與生俱來懂得與動物對話,一如動物懂得人類及其他物種的心意。要找回本能人首先要打開自己,接納更多可能。與動物溝通教會我很多事情,從此世界不一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