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博士:反駁陳凱文〈講乜「閉翳」〉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文:曾焯文

今年五月二十七日,有陳凱文在《主場新聞》,刊登文章〈講乜「閉翳」〉,批評本土主義考據粵文正字,「穿鑿附會」,並且誣陷本人短片《馨香粵文(二)政改前路更見怫㥜》剽竊,玆以語言學方法及常識逐點反駁。以下論點包括:查字典並非剽竊;考慮過形音義三方面,「閉翳」的正字當為「怫㥜」,而非「閉翳」或「贔屭」;正字保育粵語生態。

查字典並非剽竊

首先,陳凱文曰:

「曾焯文博士以《本土新聞》名義發佈的短片中,談到「閉翳」正寫是「怫㥜」…彭志銘的《廣東俗語正字考》便有「怫㥜」是「閉翳」古寫一說…詹憲慈在1920年代成書的《廣州語本字》…中載有「怫㥜」…曾焯文貴為博士,轉述他人學術觀點卻隻字不提,更有剽竊(plagiarism) 之嫌。」

《本土新聞》的《馨香粵文》係一分鐘的網上節目,不可能像學術論文一樣,交待所有參考資料書目。前輩詹憲慈先生的《廣州語本字》、彭志銘先生的《廣東俗語正字》,本人當然參考過,但他們的論說源自古代字典,本人的研究亦係靠查歷朝字書,而有關字書在節目中已列明。

本人翻查字典,再加上自己的專業學術判斷,在幾個可能為「閉翳」的本詞中取捨,怎可以當做剽竊?!要求一分鐘的短片交待所有參考書目,否則當作偷抄,一係天真幼稚,一係有心靠害,事關剽竊係對學者非常嚴重的指控及侮辱。

怫的讀音

陳凱文詰問:

「曾博士…指出「怫」字在《廣韻》為【扶沸切】,用現代粵語來切的話,照道理應是【fei3】音,曾博士又如何能切出「閉」字的【bai3】音,背後的音轉規律在哪﹖」

怫,《廣韻》扶沸切,得出fai3音,而非陳凱文所說的fei3。古無輕唇音(f,v),只有重唇音(b,p),故怫古代當讀bai3,與「閉」同音,而粵語「怫㥜」的「怫」保留古音。

陳凱文又問:

「如果怫因 【扶怫切】可讀成bai3,同是【扶怫切】的菲、蜚為何在現代又不是讀這個音?」

然而,菲、蜚的字根為「非」fei,字根相同的「悲」卻讀bei,而bei 與bai不過一音之轉。如仍覺此種音轉牽強,且看另一字根「皮」的衍生字。「披」音pei1;「跛」粵音卻係bai1。

「㥜」的讀音

至於「㥜」字,陳凱文話問題

「更大,… 因為「㥜」字反切【于貴切】,聲母屬雲母,現代粵音是wai6 …同音字就係胃。假若㥜可讀成ai3,胃豈不是可讀成翳?」

其實,「怫㥜」的「㥜」同「閉翳」的「翳」現代粵音皆作ngai3,粵語同古漢語中的w音及ng音在不少情況可以互通。例如「為」音wai6或wai4;字根相同的「偽」卻讀ngai6,再看字根「委」。委、諉、萎全部音wai(調可能不同);逶、魏、巍全部音ngai(調可能不同)。再以字根「圭」為例:哇、娃、蛙、窪全部waa1;崖、捱、涯全部音ngaai4。足見w與ng在古語中可能互通,「㥜」可讀成「胃」wai6,又可讀成「翳」ngai3,毫不出奇。以上示範字根追音法。

「贔屭」說

陳凱文話彭志銘主張「閉翳」本字乃「贔屭」,陳認為「說法較合理」,但讀音「有疑點」。查彭先生引升庵外集:「龍生九子」,其中一子名贔屭,形似龜,好負重,估其好辛苦,故引伸為「閉翳」。余以為以此子負重,就當其名作愁苦解,頗為迂迴,不若怫㥜二字皆次豎心邊為部首,明確解作心不安,有《廣韻》、《博雅》等古代字書為據,又多古籍用例,譬如魏晉嵇康《琴書大全》:「怫㥜煩冤,紆餘婆娑」;明朝王世貞《弇州山人四部稿》:「耳嘈嘈若有聞兮,何迍回而怫㥜」;清朝張裕釗《送黃蒙九序》:「不得志則輾轉怫㥜」。

閉翳不如怫㥜

陳凱文認為「閉翳」已能表達封閉翳局之意,並可引伸為「令人侷促不安」。查廣韻:翳,蔽也,羽葆也。又隱也,奄也,障也。由閉障引伸「令人侷促不安」,始終間接,而且經典書籍概無用例,不若「怫㥜」形音義相符,又多古籍出處。

正字保育粵語生態

陳凱文聲稱粵語正字風「盲目法古」,吹噓已遭「歷史淘汰的文字化石… 為矮化現代民間常用的代替字,定必造成粵語生態混亂,禍延子孫。」

然而,如果要粵語粵文為人所尊重,就必須儘量寫返光明正大的傳統正確漢字,接駁華夏三千年的源頭大宗。如果不理語域高低,將「狼戾」寫成「long 嚟」;「畀錢」寫成「比錢」;「愛惜」(可音sek)寫成「愛錫」,就無人會認真看待粵語,粵語就只能淪為次文化、次階級語言!(「狼戾」最早見于《焦氏易林》:齊侯狼戾,其被災祟;「畀」最早見于《詩經》:取彼譖人,投畀豺虎;「惜sik」與「錫sek」一音之轉,但錫為金屬,絕無憐愛或親吻之意。)

當然,有些粵文正字的替代寫法,流傳百年以上,經得起時間考驗,可酌量留低,與正字並存,例如佢/渠的正字係「其」,但「渠」字宋朝朱熹都有用。

如果人人不學粵語正字,而寫別字,或胡亂自創新字,則何異於茶餐廳伙計將「油菜」寫成「油才」,又何異於中共殘體字皇后的「后」與前後的「後」不分!中共統治香港,就係要剷除香港的歷史同文字,令香港與華夏道統割裂,成為文化無主孤魂,任其宰割。

如今香港市民逐漸覺醒到香港嶺南粵語文化,原係華夏嫡傳,紛紛起而捍衛廣東話,反對普教中,抵抗中共殖民。背靠境外勢力的魑魅魍魎見了,心裏自然怫㥜不安,要想盡辦法,來破壞譏謗本士運動,譬如利用學術包裝,長篇大論,煞有介事,矇蔽青年。

編者:由於《主張新聞》結業,陳凱文的原文如下圖(原圖)所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