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妲(台灣配件設計師):品牌通往名牌的正道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ilker enderWilliam Cho

聽過一個鞋子銷售員的故事:他發現非洲人不穿鞋﹐開心地認定非洲是個賣鞋的好市場。我好友A正從蒙古國(Mongolia)進口喀什米爾(Cashmere)的紗線和布料到台灣﹐他找我做設計﹐本著沒鞋賣鞋的邏輯﹐看看有無機會打進蒙古國的「時尚產業」。

蒙古與時尚接軌

海峽這岸的的台灣﹐在戰後的國民教育課堂上﹐外蒙古是中國秋海棠上方的那一片黃沙﹐直到1900之後始修改中國地圖成老母雞。2002年,中華民國外交部公開承認外蒙古為獨立國家。我數十年個人生涯和蒙古國有的一絲絲交集﹐是米蘭意大利文的課堂上﹐唯一遇到的一位蒙古姑娘﹐她有著歷史課本裡成吉思汗後代的臉龐﹐非常時髦﹐髮妝兼具﹐我在心裡默默許了她塞外公主的位置。

這次A找我一起合作﹐他描述一起工作的蒙古友人﹐留學俄國、歐美﹐說得一口流利的英文﹐進出美式餐廳。維基百科裡﹐蒙古國的GDP是美金4400﹐約20%的人口每日生活費用低於1.25美元。境內通行蒙古語和俄語﹐人口密度世界最低﹐環繞著綠洲、草原和戈壁﹐在游牧與半游牧中﹐利用自然資源與礦藏﹐努力爭取國際貿易的議會國家。

Ulaanbaatar Department Store是2010年于首都烏蘭巴托開幕的百貨公司﹐頗具規模﹐許多高級的國際品牌都看得見;Chanel、 Gucci、 Armani、Hugo Boss、Nine West、Tommy Hilfiger……這些品牌形象在這樣的大漠風光下﹐更顯得光鮮亮麗。

這個國家稱得上與時尚接軌的﹐還有他的山羊絨﹐也就是Cashmere。看著手機裡蒙古農場錄影回來的影片﹐躺在地上享受梳毛取絨的羊咩咩﹐讓我很讚賞這種充滿愛與和平的保暖材質。

[youtube id=”0skr9Kzftbo”]

「我們要設計什麼呢?」

「都好呀﹐做品牌好像比較有前途捏!」

計師師總是期望成為愚公

說到「品牌」﹐A和我充滿了夢想與財富的綺想。剛下片的電影「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是註解成功品牌的最佳範例。21歲少年伊芙聖羅蘭﹐雖然接掌了驟逝的迪奧(Dior)設計總監大位﹐之後還是開創以自己為名的品牌﹐追尋自我。因著他的個人風格與才華﹐奠定他在當代時裝的地位。2002年退休,並被古馳(GUCCI)集團收購。2008年聖羅蘭先生離世﹐直到2012年因新的創意總監Hedi Slimane﹐品牌名改為「Saint Laurent Paris」。這個品牌才去了Yves的影子。不論靠的那座山有多高﹐設計師總是期望成為愚公﹐有一朝堆疊出屬於自己的一座山丘。

「蒙古的市場﹐好像十幾二十年前中國喔……」

「差…不…多…喔」

想起1997第一次進中國工作﹐ 甫自巴黎回到亞洲的我﹐在剛開放的廣州街頭﹐ 大型百貨看板上驚訝地發現馳名歐洲的陌生品牌。原來「區域型」品牌的現象﹐因時因地進化演進。在民智未開的年代﹐到歐洲註冊一個名字﹐就彷彿真的流著貴族血統、名牌姿態。義大利名字﹐法文拼音﹐骨子裡是「中國持股」、「中國設計」「中國製造」、「中國買單」。遊戲規則至此﹐風靡義大利的世界名牌﹐未在米蘭見其蹤跡;而巴黎馳名的國際品牌﹐則馳名於法國之外的上海看板。這樣的模式﹐在台灣也行之有年:百貨業、台北東區街頭甚至電視購物。進化版的終極精神:行銷是王道﹐行銷是過程。行銷是結果,行銷是目的。

這個選項也在我和A的對話中:

「誒~你知道那個跑到海外註冊品牌 ﹐在國外雜誌買廣告…然後就…那個…的…模式…」

「這模式在蒙古是行不通的﹐他們都是很實在的﹐現在也不需要這樣做囉﹗」

雖然沒有看到A的眼睛﹐但是我知道時尚人招牌的翻白眼﹐已經翻上了天…雖然只有烏蘭巴托有網路﹐雖然這個人口稀疏的國家﹐資訊並不發達。但不是所有人看到「名牌」才買單。創意、風格加上實在的品質﹐掛上真實產地的血統書﹐才是品牌通往名牌的正道。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