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民知:十字路口上的美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照片由作者提供

阿根廷將於凌晨零時(當地時間七月六日下午一時)對戰比利時。這是美斯第三次為阿根廷征戰世界盃。二○○六年他只在初賽射入一球,八強對德國不重用,最後球隊以互射十二碼飲恨。

二○一○年,「球王」馬勒當拿掛帥,但他戰術運用業餘兼過時,把美斯當作是他自己的化身,硬要入球能力更佳的美斯踢傳統的十號策劃位置,把更稱職的迪維斯(Carlos Tevez)推上鋒線,美斯頭四埸比賽雖有不少助功,但八強重遇德國,被對方以針對戰術凍結,難有作為,最後阿根廷慘吞四蛋。美斯在今屆世界盃開賽前,只有一個累積入球,當代「球王」之名,有人認為並不符實。

美斯的身份迷陣

美斯因為生長激素不足的遺傳病緣故,巴塞會方表示願意支付高昂治療費用,故他十一歲時(一九九八年)舉家移居當地,其後在該會創下不世功業,奪得六屆西甲冠軍、三屆歐冠盃、兩屆世界冠軍球會,及兩屆國王盃,幾乎所有球會紀錄也被他打破。

二○○四年西班牙U-20(二十歲以下青年軍)國家隊卻召美斯入伍,為其所拒,六月他為阿根廷U-20上陣,翌年為國家隊首次出賽。

由於少小離鄉,加上國家隊榮譽,至今只有二○○八年奧運金牌,至一一年夏天時,美斯的國家隊入球率(六十七場入十九球)又遠不及巴塞(二百六十九場入一百八十球),以上因素令阿根廷人普遍對美斯感情淡薄,認為他根本是一個加泰隆尼亞人。

如當初美斯選擇代表西班牙,也許他已經是舉世公認的球王了。但此刻若可時光倒流,相信美斯仍會決定代表阿根廷,試問自八十年代起,哪個有足球才華的阿根廷男孩,不想繼承馬勒當拿?

曾以助教身分參與一九九八世界盃的沙比拿(Alejandro Sabella),二○一一年七月接掌阿根廷教鞭,自一二年起,摸索出一套令美斯發揮出最佳狀態的戰術,美斯至今在廿三場賽事入廿三球,大部分都在世界盃南美洲區外圍賽射入,令國民以至世界各地球迷都對他有所寄望。然而美斯下半季在巴塞大失水準,令球會在聯賽、歐冠盃及國王盃的競逐全告落空,惹來留力之,令很多巴塞球迷(包括本人)不快。

這種身份認同的尷尬,相信不少香港人會有共鳴。但更有趣的是,阿根廷人自命「南美的歐洲人」;加泰隆尼亞人亦有自外於西班牙的態度,兩者皆像當下的一些香港本土派!

經濟問題連累未來足運

本屆世界盃至今,美斯四場入四球。但阿根廷今屆抽得上籤,一如二○○二年巴西,當屆朗拿度共入八球(一九七四年後首次突破六球)成為神射手,但兩屆的分組抽籤安排,令人懷疑只是國際足協的「造神運動」。

二○○二年阿根廷經濟大衰退,連累足運,當地球會被迫把有潛質的年輕球員賣往歐洲,愈賣愈被壓價,賣出的球員亦愈來愈後生,至今該國足球人才已告凋零,後防已初現青黃不接之象。美斯、阿古路、希古恩及迪馬利亞四位星級攻擊球員,現於廿五至廿七歲的盛年,四年後他們接近或超過三十歲,將初現老態,下屆世界盃在俄羅斯舉行,更將失去地利,所以今次是阿根廷是近來最後一次奪取世界盃的黃金機會!

若在個人層面觀之,在世界盃歷史流芳,有三大法門。其一,以核心腳色,帶領球隊奪冠(如比利、碧根鮑華、馬勒當拿等);其二,以核心腳色,成為雖敗猶榮的悲劇英雄(如告魯夫及巴治奧);其三,在射手榜——不論是單季(如一九五八年法國的芳亭及六六年葡萄牙的尤西比奧)或累積(如巴西的朗拿度、德國的高路斯及西德的「轟炸機」梅拿)——上取得佳績。(特別是打進攻中場或前鋒球員) 三者成其一,可成傳奇,成其一加其三,或其二加其三,乃不朽矣!

今晚將決定美斯的足球地位

比利時是阿根廷的首個真正考驗,因為他們不再因為牌面強過對手而主動進攻,可安心防守,其門將古圖阿斯(Thibaut Courtois ),更被不少球評人譽為新鋼門,他二○一一年夏天後由車路士外借予馬德里體育會,六度對戰巴塞,頭三場美斯六度攻破其十指關,一三年五月起的尾三場卻「食白果」。可說未來一週,尤其是今晚,將決定美斯在足球歷史的地位!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