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程水:虛張聲勢的《白皮書》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Chris Zielecki

 

看見人人說那份垃圾白皮書撕毀《基本法》,恕小弟不敢苟同。因為那部被大家奉為聖典的《基本法》,本來如此。當最終解釋權在中共手中時 (這點由《基本法》自己確立),它當然會任意地根據它所認為的立法原意和目的去解釋其內容;而當連「解釋」一詞字義的解釋權也根據《基本法》而歸這個不存在法治的政權時,解釋當然可變成修改,普通法和文明社會的法律常識並不通用。

太以中共的一舉一動為念

既天真又可憐地以為《基本法》是香港最後的防線,故而無助,即若不是正中中共下懷,也已自亂陣腳。對於這樣一份不過是把過去中共官員的說話複述一次的垃圾白皮書,一笑置之的輕視往往是最好的態度。那所謂「全面管治權」,說穿了不過是中共天天在叫喊的主權;至於甚麼對香港自治的「監督權力」,就是它從來都有的政治影響力和滲透力。換個方式表達,就弄得香港政界和網絡界城門失火似的,無非太以中共的一舉一動為念,彷彿它只是動一個指頭就已足以令香港風雨飄搖。這樣自行把香港的中國的「命運連在一起」,將本土政治的主導權拱手讓人,委實可悲。

剛剛讀到大律師公會的聲明,強調文明國家的法治定義和普通法原則,可謂公會近年來立場最強硬的一次,但值得商榷之處有二。一是只以法治之定義回應中共這種非文明獨裁政權已不夠力,二是大律師公會對法治的闡釋亦不足取──法治的其中一項最重要原則是公權力為法律所授,不能凌駕法律,而符合法治的法律亦須保障司法獨立,故根本沒有所謂行使公權力時的「適當自我設限」(proper self-restraint),因為法治下不存在可以破壞司法獨立的公權力。強調自我設限,只會變相承認政府可 (合法地) 以公權力凌駕司法獨立,與香港的憲法精神相違。

《中英聯合聲明》是國際條約

對那份垃圾白皮書,根本無需反應過烈,而只需反問一句: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否受《中英聯合聲明》約束?中共自然不敢否認,否則便是比俄羅斯還要公然地違反國際法 (俄羅斯干預克里米亞時最少還嘗試援引國際法庭對科索沃問題的意見作法律依據)。

《中英聯合聲明》是國際條約,香港的「高度自治」是條約的一部份,而根據《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三十一(一)條,「條約應依其用語按其上下文並參照條約之目的及宗旨所具有之通常意義,善意解釋之」,這「通常意義」具客觀性,不容單一國家以主權為由無視,亦凌駕所謂的「全面管治權」。另外,在本年三月底頒下判詞的《南極捕鯨案》中,國際法庭明確否定了日本一方指條約締約國能單方面自由詮釋條約內文的說法 (段59-61),進一步反映了以客觀標準詮釋條約已是現代國際法的原則。

「在本年三月底頒下判詞的《南極捕鯨案》中,國際法庭明確否定了日本一方指條約締約國能單方面自由詮釋條約內文的說法 (段59-61),進一步反映了以客觀標準詮釋條約已是現代國際法的原則。」 圖片來源

「在本年三月底頒下判詞的《南極捕鯨案》中,國際法庭明確否定了日本一方指條約締約國能單方面自由詮釋條約內文的說法 (段59-61),進一步反映了以客觀標準詮釋條約已是現代國際法的原則。」
圖片來源:Chris Zielecki

條約對中國約束是香港自治基礎

是故「高度自治權的限度在于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一言,純粹靠嚇。中國人民共和國受《中英聯合聲明》約束,是不得不授予香港高度自治的權力,而這「高度自治」涉及多少權力亦絕非中國說了算。

中國當日行使國家主權與在主權上平等的英國簽訂《中英聯合聲明》,這主權的行使構成條約簽訂後國際法對中國主權的約束;而條約對中國主權的約束,正是香港高度自治的基礎。中共永遠不敢提香港自治的國際法基礎,而只說屬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法律的《基本法》,其實是想香港人忘記其主權確實受限的事實。而正因為太多人忘記了,才會對那垃圾白皮書驚惶失措、大呼小叫。

當然,跟中國簽訂《中英聯合聲明》的是英國,即使中國違約,亦只有英國有權要求中國承擔違約的國家責任。這說明了我們的前宗主國在維持我們的自治上仍有最關鍵的角色,如要獲得國際法對香港自治的保障,香港人必須跟英國保持聯繫。正視歷史現實,正視法律,香港連接英國的這條命脈,割斷不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