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你真的要知道這個世界有一種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Duncan Chen

在看面書的你,真的,你真的要知道這個世界有一種人,你是不會明白的。

朋友R告誡我,寫稿子、做節目要多接觸不同的人,因此,教我要開一個面書戶頭,只是用來打Candy Crush和Criminal Case的。從那個面書戶頭中,沒有腐人霉體的人,也沒有我的學生,更沒有什麼社運人士。

在那兒,我看到很多甜品、很多自拍、很多似是而非「思考」,很多middle體,很多感言。其中有一段,是這樣說的:

朋友這麼說,真的說中我心裏!

如果問我,我真心覺得香港已經唔再係一個值得定居嘅地方。唔係因為無普選,唔係因為樓價太高,亦唔係因為環境擠迫,而係現今社會的人已經非常暴戾,歪理通處都係,已經變成真理。我單純想分享我作為一個普通人的感受,不是講政治,不是講選舉,亦不是映射什麼,簡單一點,我只係擔心自己下一代而已。

早前睇電視,睇到有人話我地已經用和平方法表達左好多次,不過無結果,所以要用暴力衝擊方法爭取。今日有人同我講如果再處理唔到樓上冷氣機滴水問題就自己去整爛佢,到時邊個負責。

以上兩個只係冰山一角的例子,每日都會留意到類似事件。我在想,的確問題係要解決,但係點解而家嘅人只要唔立即得到自己要嘅野就會用暴力、激進嘅方法去處理,以得到利己的結果,跟住就會塑造成件事係被迫,自己係受害者,把事情合理化。

其實由細到大,我地又何嘗唔係有好多要求,不過有幾多係可以即刻得到?細路想買遊戲機,阿爸阿媽一定會話你考試考得好就買俾你,唔通你一要求佢地就即買?到大個左,好多人都想升職加人工,係唔係你一表達左要求,人地就要配合你?如果跟住呢個情況發展下去,十年後,二十年後,我想鼓勵仔女讀好書,要考得好先有禮物,點知佢同我講,我已經要求左好多次,不過次次你都唔買,你再唔即刻買俾我,我就以後唔返學,那麼我應該如何自處?

我重申我無咁宏觀亦無咁好心情理什麼政治話題,我只係現現實實面對生活,可能我以上嘅例子今日講好似好誇張,不過道理其實一樣,我地今日所做的就是下一代學習的,誰夠膽說這不會發生?最大問題是現在社會不論事情大小,不論合理與否,都在用同一方法得到自己要嘅野。當每個人都咁做,大家就慢慢接受了,無人覺得有問題。所以,如果我有能力,日後希望可以移民,但係就算我無能為力,我都唔會破壞,做好自己要做的吧。

在那條討論串中,我看到很多打繁體字,有很多白字,應是香港人的面書帳戶。當有人質疑,現在的政治環境這麼壞,這種評論不能同意的時候,那個「中產得自我感覺異常良好」的人回應說:

「XXX,我明白你有抱不平的心,但係而家啲人就係中意亂咁將啲野炒埋一齊。我一早講左,我唔講政治,我都唔係映射啲咩。我只係覺得而家啲人做事手法唔同左,我唔認同,咁囉。我亦無提過什麼東北發展,老實說,現在的我真的沒心思去批評或者爭論時事。所以放心,你對時事的意見,我不反對,亦不反駁。:) 」

明明就是因為新界東北的事件而引發的「感言」,被人家質疑兩句,那人再這樣回應:

「哈哈,算了算了,不要把這裡變成城市論壇了,跟本明明一直不是在說政治,什麼感覺灰心然後去坐享人家的自由亦不是我所說希望移民的原因。各人有各人的說法云云……」

我看到這兒,大概也感受到那種實感。那種平日只會在臉書放食物照、旅行照、家庭照,小孩照,就說自己要感「欣」生活的香港中產,六四的時候都會打一句「民主不死」,然後會跟你說這些話。更有趣的是,同樣是保育議題,新界東北呢?關我什麼事?香港只剩下六十一條中華白海豚呀?關我什麼事?一千六百隻熊貓呢?人人參與,快點拍照。

大家真的認清現實吧。這就是現在的香港。當人人都在問,之後做什麼的時候,我倒真的覺得,太有趣了。人人仍在期望這個世界有一個真主,帶領大家解決問題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1. 太可怕了,宜家香港人唔講政治,唔反政府會俾人批評,政治冷感,賣國賊!人地都係以不同o既生活角度有感而發姐,所謂o既言論自由就唔俾人唔講政治?面書從來都唔係只限於發表政治o既地方,七十萬人投票佔中,遊行,反政府去逼其餘六百幾萬人應和你地?仲有無離譜d?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