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易天:宜耕宜種的「上粉沙打」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上、粉、沙、打,即是上水、粉嶺、沙頭角、打鼓嶺,也是今天政府狂推的新界東北發展規劃的主要區域。政府的規劃還包括了古洞區。行政區而言,古洞與元朗接壤,不在上粉沙打四區之內。目下政府推出這個跨區域的發展計劃,同時推出一個新的空間概念,配合全新的空間發展,這也是摧毀固有地區文化及身分的統治手段。

農業社區的著名產品

上粉沙打、古洞,都有各自的文化特質。在農業的發展脈絡看,上水華山有爽脆粗壯的蘭芥,打鼓嶺有雷公鑿苦瓜,馬屎埔有唐芹白蔥,河上鄉有白通及西洋菜,這些都是各個小農業社區自身發展出來的著名產品。古洞有很多小型養殖業,後來再發展出不同的輕工業,包括醬油、木材、化工等等。

在香港,耕種的概念狹窄而平板,今天我們需要很大的氣力才能夠把耕種的概念透過農業、農村、農夫立體再現。打鼓嶺的農夫與塱原的農夫在日常農業操作上固然有別,區域資源的多樣性也使到各處鄉村各處例。特別是水源的分配與空間使用的互動,每一條村,每幾個相連的農戶都需要在日常生活作出協調與忍讓。

戰後重生的心靈補給

任何一個農業區的誔生與發展都有自己的故事。所以任何由上而下的發展方向本身都具有粗暴、強迫、破壞的成份。社區,是細水長流,由居民在地日積月累發展出來。整個過程不是互相攻擊而是協調。由上而下的規劃所體現的道理,主要是當政者的意志與信念,一定與社區持份者的需要相距十萬八千里。為何當初新界的上粉沙打古洞會發展出在地特色的農產品?是半個世紀以上的精耕細作而建立起來。當然,農業生產是一個經濟運作,它必然與現實的市場需求掛上關係。簡單來說,城市是單一而扁平,居住在城市的人,都需要鄉郊的支援與慰籍才可以生存。當我們開始由東北規劃的爭議回頭再審視上粉沙打的農業發展的脈絡,我們可以清晰看到,香港戰後的重生,新界農業體現了不斷給市區居民提供物質與心靈的補給的過程。

農業是治城市病的總概念

新界東北的農地儲存了香港永續成長的必需資源,地產商囤地、政府視新界的空間是等待發展的城市用地,這些都是反城市規劃與反永續發展的變態心理。新界東北有農業,即是我們可以保存救治城市疾病的經驗方劑。香港人對付疾病有食療、有藥治,農業是治城市病的總概念,農村是治城市心理病的療養院,農夫給你最好的本土食療材料。上粉沙打古洞變成新界東北新發展區,等於你病了就無醫生、醫藥以及滋養生命的食物﹗長官要死唔緊要,切勿將黎民推落無間地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