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易天:城市水耕如何摧毀新界在地農耕?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原圖來源:ばね 屋

 

有人問,農業重要還是公屋重要?城市推行水耕,有菜食又慳空間,二者兼得好不好?我回答說,比你明刀明槍消滅香港農業更多了一份虛偽。

水耕,並不是大家以為的農業新科技。它巳經有數十年的歷史。在香港也不是新鮮事物,不少私人投資都以失敗告終。90年代香港的超級市場也曾經出售水耕菜,但因味如嚼蠟而退出市場。這兩年水耕菜又開始回魂,而且有些更掛上有機水耕菜作招倈,不務正業的漁農自然護理署更設立水耕生產示範,為未來宣傳作好準備。

水耕菜也需要農藥

究竟水耕種植場應該在那裏架設?在新界的農地還是城市的工廠大廈?如果在農地上做水耕,第一步要做的就是破壞農地。在泥土之上鋪上水泥或者大量的碎石,阻礙雜草生長,防止昆蟲存在,便利運輸和工廠式操作,水耕菜所標榜的就是科技、衛生。水泥地是基本中的基本。據說,有人以為水耕菜環保,不用施放農藥。可惜的是,水耕菜不單是高碳行為,也需要使用農藥。要知道,天羅地網的水耕工廠可能沒有眼目可見的昆蟲橫行,但細菌、霉菌、病毒都會影響蔬菜的生長。水耕菜使用農藥的方式,有時是混合在供給蔬菜生長的營養液之中,必要時也需要在場內噴灑。另外,供給蔬菜生長的營養液不是百份之百利用的。這些營養液一直會滯留在輸液管道。不久,這些營養液就會變成各種微生物最佳繁殖場所,營養液會發臭,需要替換。而這些營養液,會如何處置呢?

水耕菜是資本密集投資

大家有沒有聽過活化工廈的新聞?不少藝術家和文化人搬到工廈裏喘氣,工廈的租金比較相宜。但是經過政府一輪活化政策之後,工廈的租金都被炒起來了,如果水耕菜進駐工廈,那樣工廈的租金祇會進一步上升。所以,無論水耕菜是否成行成市,投資在水耕菜的人都不會是農夫。水耕菜是一個資本密集的投資,是工廠生產不是農業生產。在資本主義社會裏,資本密集與工廠式生產不一定是農業、農村、農夫的敵人。它們出現在城市周邊,符合一定市場的需要,例如一些酒店及連鎖食物店的需求。當然,會投資的人一眼會看穿,以水耕菜的市場價格而言,在工廈投資水耕種植,成本效益好難計。如是,則為何政府還要提出水耕種植是替代傳統農業的好方向呢?

水耕作為一個掩眼法

香港政府沒有農業政策,無日無之的發展名目在新界的農地上出現,打從八十年代以還,香港沒有停止興建各種住宅,沒有停止過城市擴張,都是在農地上進行,香港的房屋問題卻從來沒有解決﹗香港的住屋問題,不在於供求而在於資源壟斷與分配不公,而樓市的升跌與聯系匯率關係更為密切。政府急於將僅有的新界土地資源發展,是因為她的生存本來就根植於土地買賣的收益。

然而意想不到,過度的開發與不再掩飾的中港融合計劃,終於引起香港各路人馬群起而攻之,大家開始重視新界土地資源作為建立本土生活自主和自治的重要性。但本土農業興旺,將會導致政府難以回收新界農地,官商勾結式的城市擴張也困難重重。水耕作為一個掩眼法,很容易誤導五縠不分,不喜爭鬥的市民,以為水耕種植是理性溝通和諧共處的出路,消磨社會爭取本土生產,重奪生活自主的意志。

祇是,香港農業祇適合小農範式而不利大型資本密集投資,這也是三十年來,為何香港農民會走上大陸投資菜場而不在香港發展的原因。同時,香港的小農經濟,也展示了它在環保生態、本土食物供應、城鄉共生的重要角色。所以水耕菜係政府與建制派以此爭奪農業話語權的技倆,注定是政府用完即棄的論述,有誰會支持水耕菜呢?對農業生產一無所知的人、對做生意毫無眼光的人、以及在政治上希望配合中港融合而撈一把的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