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編輯室】論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訪港憾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youtube id=”yOTyryRVfmg”]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Salil Shetty日前訪港,並就「守護言論自由-香港的關鍵角色」演講。當日本報編輯想就在場記者缺席的議題發問,例如關於聯合國最近對港府為大陸新移民反歧視立法的建議,以及月前港府拒絕發電視牌予香港電視網絡等,可惜時間不夠,而Shetty先生花了僅僅四十一秒回答,是所有記者中最短的,並且指稱《本土新聞》所代表的香港本土聲音為「邊緣小眾」。我們在會上再次提出專訪要求,希望讓國際特赦組織了解香港實況,可惜亦不了了之,會後Shetty先生對我們說他並不知有關聯合國的建議。

五月二十七日《本土新聞》發表未有安排本報專訪遺憾聲明,本報原欲協助Shetty先生了解香港之人權及傳媒自由問題,傳媒重視的是平衡意見,《本土新聞》是在中港衝突方面,極少數的平衡意見的新聞機構,並非一般機構。正如主張攻打伊拉克的美國政客,如果不接受半島電視台的訪問,的確值得遺憾。

Shetty先生在記者招待會上,稱《本土新聞》所代表的香港本土聲音為「邊緣小眾」,令人感到遺憾。我們相信本報所關心的議題,並非屬於邊緣小眾,而是受壓抑的主流。英治時期,聖雄甘地的群組會被人標籤為邊緣小眾,備受忽視。未知Shetty先生是否潛意識代入殖民地主的角色?他認為自己係印度人定國際組織主腦?若然認為自己係印度人,則應感羞恥;若然認為自己係國際組織主腦,則大概感覺良好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