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天賜: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吳楚帆,張活游,張瑛的「志氣男子」時代過去,李小龍「反抗」時代亦過去。八十年代,男主角是什麼形象?真是多姿多釆。

大抵到了充滿麻痺感覺的時代。港產片的「不自覺」、「潛意識」的聲音:「無可奈何」!為什麼在七八十年代,充滿發達機會之黃金時候,竟然:「無可奈何」?

回想一下,號稱「天堂」的小島,果真充滿發達機會?而機會又是平等的嗎?很多從前叱吒行業,在此急速轉型期中,靜靜地癱瘓,死亡了。譬如,還有出入口洋行?再沒有轉口港這回事了吧。什麼辛勤的小洋行職員(通天經紀),什麼願捱多份兼職的暫委牌老師等等,又或者去大笪地開檔賣碗仔趐的,剪牛雜的,都自力更生,五十年代有志氣者的模樣,迅速在社會上消失。處於「新興的冒險家天堂」裡,那有憑志氣可勝利的呢?「冒險家天堂」裡,具限時發達的條件,便是「冒險」,膽正命平,肯拼,狠拼,狼拼!冒險便是「新英雄」形象!(又叫出位)

反映現實殘酷的一面,便有以喜劇諷刺著名的許冠文。你看:《鬼馬雙星》主角做什麼職業?老千。你看《天才白痴》主角為什麼瘋了?只因為金錢,恨發達。到了《半斤八兩》,刻薄老闆刻薄寡恩原動力是什麼?只不過為錢。我說,一代「痲痺的時代」,不是如美國青少年被大麻,LSD痲痺,而是被金錢痲痺了!介乎此中的一代,受上一代「有志氣」、肯「反抗」影響的,只能:無可奈何。


截圖:新半斤八两 (1990)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DjchkE4tYk

為什麼金錢,發達主義在此時盛行起來?客觀環境上,香港在十年浩劫中擔當了角色,中國垂下「竹幕」亂後,香港便有各種有形無形的利益。不只中共懂得長久利用這小島,英美也懂這種玩法。做成了「冒險家的溫床,冒險家的樂園」。「冒險家」必有一種「成功的性格」,顛覆性。電影中的男主角要紅,必要敢於顛覆,不能蕭規曹隨。成龍、洪金寶的出現,有賴大師吳思遠敢於顛覆(好聽叫創新),《蛇形刁手》、《醉拳》是顛覆傳統民初拳腳片的先鋒,才有成龍北派加slapstick的演出,《鬼打鬼》由洪金寶在傳統僵屍片中加入滑稽動作,使到中國僵屍還魂!

後人有誰闖新境界,開新天地?

電影產業與社會變遷互相依附的,電影電視猶如其他藝術,從正面,側面,暗面反映社會。那怕只是盲人摸象的一條腿,也是一種反映。電影裡的主角,導演編劇將主題思想透過他/她或多人的故事暗示出來,這些「英雄」(或者反英雄)便成為了一代的人物。

英雄,(或者反英雄)就是該時代意識的凝固體,就是我們自己當時看不見的影子。幾十年後,重新發現,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籣柵處。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