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瓜灣宋朝遺跡紀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一九五九年石碑的預告

一九五九年港府立下一塊刻有《九龍宋皇台遺址碑記》的石碑。碑上記載了南宋最後兩位皇帝停居九龍的故事:「考台址…宋時…稱「官富場」。端宗正位福州,以元兵追迫…嘗建行宮於此,世稱「宋皇台」…抑又聞之聖山之西南有二王殿村,以端宗偕弟衛王昺同次其地得名。」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林筱魯(二OO四年五月十八日):今番土瓜灣站掘出的大片宋朝遺址證明以上傳聞真實不虛,更顯示香港市中心在宋朝已是繁盛社區

二00八年 民建聯要求將沙中線土瓜灣站遷往宋皇臺道交界

00年五月公布的《鐵路發展策略2000》,建議沙中線選走土瓜灣道。啟德一帶原有填海計劃,二00四年一月終審法院裁決裁定,只有「凌駕性公眾需要」方能填海。香港政府乃於二00四年開展啟德規劃檢討,二00七年十一月六日通過「零填海」方式重新規劃啟德分區。

緊接政府此舉,二00八年初,李慧琼即代表民建聯以九龍城區議會議員的身份去信區議會小組及立法會,要求將沙中線土瓜灣站由原來的土瓜灣道近九龍城碼頭與翔龍灣之位置遷往宋皇臺道交界,被指其在宋皇臺道附近的傲雲峰擁有物業,且為土瓜灣北選區的議員,有利益衝突之嫌。事件後來獲區議會內建制派、民協區議員及港鐵的支持,卻引起一些南土瓜灣居民包括近九龍城碼頭一帶的翔龍灣與偉恆昌新村的居民不滿,後更成立南土瓜灣關注組以爭取權益。

南土瓜灣關注組主張港鐵在土瓜灣道舊址起地鐵,當時所有政府諮詢會都不設在近土瓜灣道。全條沙中線佢均不可起上蓋物業,就唯有啓德那邊可抬高樓價賣樓,新方案設址在啓德附近,可以起樓賺錢。

二○一三年古物古蹟辦事署拖延考古報告以致逾七百年文物被毀

二0一二年十一月開始,由港鐵外聘考古隊,根據環境許可証的要求發掘,勘查「九龍聖山古蹟遺址」,初步工作於二0一三年十二月完成。但其考古報告一直要到二O一四年四月方由古物古蹟辦事處公佈。

根據港鐵報告,在第一期的考古範圍內已發現了八個石構建築遺蹟、七個房屋建築遺蹟、一五一條溝狀遺蹟、四十九個化糞池/垃圾坑/灰坑遺蹟、五個井、三個窯及十六個墓葬,總共二百三十九個遺蹟,再加上三千七百件重要器物和千幾箱普通器物,而第二、第三期考古範圍內正陸續發現更多遺蹟。

其中一個約兩米乘兩米的方井因結構仍然完整,將會保留。但其餘至少四個古井以及大部分村落遺址,包括二百三十八個遺蹟,經港鐵與古物古蹟辦事處商議後,僅作資料紀錄,事後已經拆毀,工地繼續施工。

黎廣德:「古蹟辦說有監察,也是由自己閉門做決定。」

本年五月一日,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說:工程已在進行,破壞日日進行,令人非常痛心,(港鐵)所有的資訊均無向公眾交代,第二,即使古蹟辦說有監察,也是由自己閉門做決定,那些決定包含破壞遺址的決定

古物古蹟辦事處二O一三年六月發現可追溯至宋元之文物古蹟,仍容港鐵施工。古蹟辦隸屬發展局,黎廣德(本年五月十五月日)指出發展局角色矛盾,質疑如何可能兼顧土地發展與保育文物。古蹟辦諮詢機構古物諮詢委員會二十三名成員只得一位考古學家,其中委員黃天祥為有利公司執行董事,有利公司承接港鐵沙中缐機電工程合約

高添強指香港至少具有千年歷史

香港歷史學者高添強一四年四月十日接受電台訪問時表示,古井證實香港並非只是一個小漁港,亦是證明香港至少具有千年歷史:「如果只係一戶兩戶人住,不會整個恁講究的井。」高添強指出,古井的形式與福建當時流行的形式類同,引證當時福建與香港的往來頻繁,以及證明當時維港已是個十分繁忙的港口,對於香港歷史來說是個十分重要的遺跡 。查成個古蹟辦事處,成個古物諮詢委員會,只有高添強先生一人係歷史古蹟專家,今勻土瓜灣地鐵站宋城古蹟(第一期)遭到港鐵銷毀,高添強坦言事後睇報紙方知道,事前根本無人諮詢過他

熊永達表示遺址可揭開香港歷史空白期

二O一四年五月一日,長春社理事熊永達表示,估計該處當時有逾千人的社群聚居,可能與附近宋王臺遺址相關。熊永達分析,當時南宋最後一個皇帝逃難至香港,隨行人數眾多,加上日常生活需平民支援,相信附近需要一個龐大的聚居地。他稱,聖山遺址在時間和地點上均脗合,加上當地古時有河流、鹽田和耕地,滿足大量人口聚居要求,若展開全面考古工作,或可揭開這段香港歷史的空白期,補足當年南宋皇帝逃難故事

二O一四年五月中,十多位本土考古學家聯署公開信,交香港考古學會發布,質疑港鐵土瓜灣出土文物報告中,考古程序出錯,如一二年考古項目一開始即用半年時間掘空方,即挖掘新填海區,明知無文物之處。公開信又指出港鐵考古判上判,先判畀英國Environmental Resources Management(ERM),再由ERM外判畀中山大學社會學與人類學院教授劉文鎖,考古學會並嚴重質疑劉氏之學歷和經驗。

二O一四年五月十七日陳茂波稱毋須「無無謂謂」拖慢沙中線工程

二O一四年五月十七日,發展局局長陳茂波首次開腔回應沙中綫發現宋朝古蹟一事,稱毋須「無無謂謂」拖慢沙中線工程,考古工作完成後地盤便交回港鐵復工。陳茂波承諾原址保留其中一個古井,至於其他遺蹟如何保育及沙中綫會否因此延誤,要待九月考古完成後才能確定。根據無線電視台同日採訪影片,土瓜灣港鐵站現仍不斷施工。(http://news.tvb.com/story/5364a3986db28cb42c000002/53773e0d6db28ced4c000001)

黎廣德指出考古與保育工作可並行且

二O一四年五月十八日城市論壇,討論沙中線古蹟,公共專業聯盟創會主席黎廣德批評有關說法是「講大話」,謂考古專家的報告指出,保留古井只是鑑於它的位置將沒有工程進行。

同日《城市論壇》,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 林筱魯指考古與保育概念不盡相同,前者是通過挖掘以解構歷史,故需處理土層移除,「如果不挖走上面箇層,又怎見到下面箇層有尐(啲)厶(咩)?又怎會知有厶需要保育?」

同場,黎廣德質疑林的說法有誤導成分,黎以希臘一車站為例,說明考古與保育工作可並行且沒衝突。黎展示一幅由建築師繪畫的初步研究草稿,倡議將車站由上而下劃分為遺址博物館、古蹟層、車站大堂及車站月台,令古蹟與車站互為融合。港鐵只需改變挖掘方式,改為由地底鑽挖興建車站,即可令保育與發展並存。

對於工程方案,黎廣德二O一四年五月八日建議港鐵兩手準備,其一、正如前述,乃係修改土瓜灣站設計,變成融合整個文化遺址的「聖山站」,以作「九龍聖山遺址保育區」的樞紐;其二、更改車站位置,採用土瓜灣道香港盲人輔導會的舊址,此選址當初獲得很多居民支持,原由「南土瓜灣關注組」倡議

陳雲提出兩個方案

二O一四年五月十六日,民俗學家陳雲教授:以筆者過去的文物保育政策研究經驗,有兩個處理方案,可供香港民眾、港府及港鐵公司參考:

1. 常規方案:改換路線,全體原址保存,此乃常規做法。港鐵公司用之,也可減輕高鐵超支及延誤的公關災難。沙中線拖延多年,民眾並無逼切之感。

2. 折衷方案:局部原址保存。方井、明渠等珍貴文物,原址保存,建成車站博物館,其餘零散出土文物,遷移到此博物館重設及展覽。期間務必做好出土及考古檔案,以資研究。(原文

陳雲(二O一四年五月十五日面書):港共政府的地鐵沙中線,要剷除宋城,有遠古的原因。滅宋的是蒙古韃靼,而中共是俄羅斯(白種韃靼)的後代。

陶傑指九七前,英國人起地鐵均避開土瓜灣與九龍城

陶傑(本年五月十八日):七百幾年前,宋帝昺並非如中史教科書所云,與陸秀夫兩條友走難來到香港,然後再逃往崖山跳海。事實係,昰昺二帝帶同精兵義士三萬落來香港統治,其中許多留在香港定居,所以香港乃係大宋遺民;香港粵語不獨保留秦皇屯兵五十萬於嶺南所帶來的古漢音,而且保存宋音。今番土瓜灣宋城遺址出土,證明了這段歷史。九七前,英國人在九龍起地鐵,一概避開土瓜灣與九龍城,正因其早知該處地下為宋城遺址。今次土瓜灣地鐵站掘出的七口井,組成七星陣,保衛香江龍脈,惜大部份已遭港鐵公司摧毀,恐有礙香江風水

結論:港鐵及港府一意孤行,摧毀宋皇台大型古蹟,這不獨是漠視文化,亦非單止官商勾結炒樓斂財之賺,更可能是中共忌憚香港的歷史得以完善,助長本土意識興旺。

香港旣非借來的地方,亦非文化沙漠,而係華夏道統嫡傳,並且融合西方文化精髓,自可成偉大文明!

土瓜灣站第一期宋朝古蹟,經遭港鐵摧殘,如今可能挽救的,就祇餘第二、三期。工程日日在進行,香港人的歷史身份,道統證明,正日日遭受港鐵公司肢解!

聯署立即停止破壞千年古蹟:http://www.ipetitions.com/petition/stop-destroying-hong-kongs-1000-year-old

原圖片來源:http://www.amo.gov.hk/form/Interim%20Report.pdf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