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黎俊彥:「情慾自主大曬? 」——回應新婦女協進會一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近日網上流傳一短片,有關香港女子夜遊蘭桂坊,棄本地男伴而搭上外藉白人男子,該兩名外藉男子亦是負責拍攝及上載該片段。此事引起全城熱話,有人譴責港女所為,甚至有人將事件的男女雙方起底 。女權團體新婦女協進會隨後撰文評論此事 ,為女主角辯解。

觀察該短片及其兩男子的言行 ,其拍攝行為的意圖清晰,並不是私事那麼簡單。可預期這個短片的客觀效果,會渲染亞洲女性(asian girl)對外國男子投懷送抱的印象,尤其是對白人。可見,該香港女子的個人行為被利用,製成辱亞短片,可能傷害同族群女性的對外形象,危及其尊嚴。

圖片:youtube載圖

非私人領域的事

新婦女協進會的評論主張女性有情慾自主,雙方皆是自願,而且無傷害他人,於是不成問題,各界評論不應怪責該港女。該港女的行為當然屬自願,然而她們值得被批評的地方,正是其自願行為所帶來的後果,如果以自願為理由辯護其批評,就是循環論證,其邏輯為 : 因為這行為是自願的,所以這個自願的行為沒有錯。加上,兩女的行為間接導致同族群女性的對外形象受損,不只是私人領域(private sphere)的事,所以,以無傷害他人為辯護理由,亦同樣不成立。

誠然,侮辱亞洲女性的人實際上是該兩名外國男子,固然應該負上最大責任,受到譴責。我想強調一點,玩歸玩,性自主歸性自主,要有自覺,不要被利用成為侮辱亞洲女性的工具,不能以為罪不在己,就不顧實際結果。

西洋的父權更值得寬容?

在影片中,該洋漢以鏡頭傳達一種訊息 : 亞洲男子(asian man)空手而回,而白人男子則抱得美人歸,這兩女被塑造成兩類男人之間競爭的戰利品,這正是物化(objectify)女性,而她們卻不自知。一味強調情慾自主的女權份子,有批判這一點嗎,沒有。退一萬步,假設新婦女協進會的立論是對的,這只是洋漢的自我幻想,是父權主義作祟,而兩港女則實踐了女性的自主權,選擇洋漢去滿足自己。自主權固然是為了實現自由,問題是,兩女實踐其自主權,甘被充斥父權偏見的洋漢玩弄,就這是這些女權份子所期待的自由? 難道西洋的父權更值得寬容?

一旦都以情慾自主為理由,消解(dissolve)問題的話,其背後一些性別壓迫的現象則被掩蓋。我試舉例子,一,這些西方的男性往往在母國文化中較弱勢,但他們在亞洲重奪男子氣慨,成為強勢,甚至養成父權主義。二,亞洲女性(包括該兩女子)被刻版印象化(stereotyping),在洋人面前顯得具異國風情、順從、柔弱及樂於服侍等。不處理這些現象,亞洲女性就無平等的一日,在外國人眼中永遠是so easy and cheap。

這些香港的女權份子,僅以片面思考,取代對事態的綜合判斷。當初我看到該評論,想到的第一個問題是 : 讀過的女性主義書藉,哪裏去了?

(作者現就讀於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

伸延閱讀:
新報新聞 – 港聞 – 反擊無品洋漢 港網民憤怒了 【新焦】
獵食孖鬼貪玩偷影 豪放港女被起底!
偷拍港女夜蒲拒認錯 洋男假道歉網民惹火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